my’blog

第04章天魔道术(5/147)

风行阵大脑突然清醒过来,另一种思想斗争站了上风,急忙站起,心想幸好没弄出什么事,大鹏一定有什么重要的话对他说,可惜他听不懂。“你知道它在说什么吗?”风行阵问道,这时他再也不敢低头下望了。“好像说什么克制情欲,还有什么天魔道,不明白它说这些干什么?”蓝衣说着站了起来,自顾朝河边走去,并不明白刚才风行阵的举动。“你到底说什么呀!”风行阵对天说道,只见大鹏飘飘摇摇地落了下来,同时慢慢变小,等落到他面前的时候,竟然变成了一张翼展丈余的纸鸟。“咦,怎么变成了一只这样的鸟?”蓝衣见了急忙跑过来,将纸鸟拣起,好奇地打量着。风行阵接过纸鸟一看,上面写道:傅青楼所制!“这是什么意思?原来是只纸鸟,难道依附在纸鸟上的生命不在了么?”风行阵说道,没有人回答他的话,一阵轻风吹起,一张纸从地上飞到了他手中,纸上写着:天魔道术。风行阵扭头一看,那本《傅青楼手卷》和那个盒子都已经不见了,看来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。一股神秘的思想意识从手上那张纸传入心中,正是天魔道术修炼方法,原来天魔道术共分两部,一为天道术,一为魔道术,可以从天道术开始修炼,由天道入魔道,也可以先修魔道,以魔道入天道,两道最高境界直可开天劈地,完全修炼成功后,已经无所谓天道魔道了新闻资讯,万法归一正是如此。修炼方法一传入他心中新闻资讯,手上那张纸立刻化作了碎屑新闻资讯,被风吹掉了,展现在他心中的两种修炼方法却只是寥寥数语,看来只有一步步修炼下去,才会悟出更深的境界。从天道术开始修炼,入门条件要先禁欲三年,风行阵本来穷困潦倒,一直没有女朋友,另外常作清高,囊中又羞涩,况且对于色之一事胆小怕事,老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染上绝世病症,刚才欲行苟且之事又被及时撞破,倒也符合条件。“太难了,如果只有我一个人,那么我倒可以考虑从天道术开始修炼,如今就算是活佛,也受不了这种折磨。”风行阵想道,随即便想要先从魔道入手。魔道倒是不禁欲,但如果没有天道基础,则要充分释放自己的各种欲望,心法从他心中一闪而过,风行阵就只好摇头了,情欲要求每天至少交合三次,并且对方必须是玄阴之体,同时此法对女方伤害甚大,如果是凡人修炼,则还需要先修魔心,也就是要有一颗邪恶之心,每天至少杀生一次,不管是杀人杀物都可以,而且还要饮血三升。“这不是为难人吗?”风行阵无奈地想道,蓝衣看来倒是玄阴之体,且天真无邪, 福建11选5投注技巧如果狠得下心来, 福建11选5走势图情欲一关倒也可过, 福建11选5彩票网可是每天要杀生一次,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饮血三升,这可就为难了,即使此河中有这么多的动物,风行阵觉得自己也无法炼成魔心。如果先有了天道的基础,再来修炼魔道,那倒没有什么特别要求了,现在他可真是为难了,如果在修炼天道途中禁制不住蓝衣的诱惑,走火入魔,那可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来。“豁出去了,不是有颗保命的珍珠么?”风行阵想道,随即决定先修炼天道。“喂,你怎么一愣就是半天,到底再想什么呢?是不是又想抱人家了?”蓝衣好奇地问道。“哦,你喜欢被我抱吗?”风行阵问道。“我常常梦见父王抱我,可是现在我连他长得什么样都不记得了。”蓝衣说道。“对了,你想出去吗?”风行阵问道。“当然想了,不过可没有办法出去,我修炼八百余年,还是无法飞升,这片天地很奇怪。”蓝衣回答道。傅青楼设下的禁制当然厉害了,风行阵也不说错。“蓝衣,我有办法带你出去,不过你要听我的话,不要来打扰我,等我练成天道奇术,自然可以与你离开这里了。”风行阵说道。“我哪里打扰你了,是否连话都不让人家说,这可是我先来的,一切应该我来做主才是。”蓝衣说道。风行阵摇了摇头,这事该如何跟她说呢,然后注视到蓝衣手上的那张纸鸟,新闻资讯看起来倒也坚韧,心思一动,“大鹏啊大鹏,不管你是否有知,现在用你来做两件衣服,请你不要见怪。”他心说道,问蓝衣要过那张纸,然后做了两套简单的衣服。“要不这个穿在身上么?我有不怕冷,这样怪不舒服的。”蓝衣看起来并不乐意。“可怜,一个本无羞耻之心的天真女子,如果懂得了羞耻之心后,不知是否会产生其他邪恶的欲望,唉,但愿她不要改变太多才好,不然就是我的罪过了。”风行阵想道,不知怎么,他想到了圣经故事中诱惑亚当和夏娃的那条蛇。“我们那里的人都要穿衣服的,你小时候一定也穿衣服,难道你没有印象了吗?如果我们到外面去,别人见我们不穿衣服,会把我们当坏人抓起来的。”风行阵劝说道。蓝衣目光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也许她想到了年幼时父王带领众生逃离碧游宫时的狼狈情况,天空中布满了耀眼的光芒,各种法宝漫天飞舞,多少珍禽异兽或被当场杀死,或被仙佛神圣抓去当坐骑。“你说我是坏人吗?”蓝衣问道。风行阵摇摇头,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多少在她心中造成了一定的影响,“不是,你怎么可能是坏人呢?如果谁敢说你是坏人,我帮你打他。”他说道。“可是你现在看起来连我一根指头都打不过呢?”蓝衣说道。“那不一样,我不和你打,只和坏人打,所以只有在坏人面前我才厉害起来。”风行阵回答道。经过了一番好言相劝,蓝衣总算在风行阵的帮助下穿上了纸衣,这过程中当然免不了肢体相接触,但有着那颗奇异珍珠的清灵之气镇压,风行阵心中平静无比。“没有一个人能抗拒得了这种诱惑,哪怕是太监面对如此美色,恐怕也要产生变态的念头,世上如果每一个人的心都像这颗珍珠一样地圣洁,那么还会有什么纷争呢?”风行阵想道,可是他刚想完,这颗珍珠就碎了。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蓝衣好奇地问道,此刻两人都已经穿上了纸衣,风行阵总算可以依靠自己的理智压制住心中的种种欲望了。“这颗珍珠是否也是从那个茅屋中得来的?”风行阵问道,见蓝衣点了点头,他立刻明白了,原来这也是那个奇人傅青楼的杰作。“它是和那本书在一起的,现在那本书不见了,它自然就不见了。”风行阵说道,没想到天真的蓝衣竟然相信了他的话。原来在蓝衣的心中,根本就没有撒谎这个词,当然不会相信风行阵会欺骗她,只是纳闷他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。对于傅青楼的安排,风行阵无可奈何,他可以选择不修炼什么天道和魔道,自由地和佳人厮守一生,可是风行阵知道自己心中最大的希望是什么,那也是他最大的恐惧,为了成功,他心甘情愿地接受一切挑战。在很小的时候他曾听说过神话故事的传说,羡慕过那种自由飞翔的生活,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他们常常去看望敬老院的老人,亲眼经过很多熟悉的老人先后离开了人世,对于生的执着让他产生了对死亡的最大恐惧,这种恐惧随着年轻的增长而增加,他不敢对别人说。随着知识的增长,他知道任何人的死亡都不可避免,星辰的寿命以亿年计算,宇宙的寿命更是漫长,但人的一生不过百年,相对而言,不过是匆匆一瞬,这种念头常常令他绝望。面对滚滚江水,伟大的圣人发出了无奈地感慨:逝者如斯夫!每当想到此,风行阵总是心灵颤抖,圣人千年前的叹息仿佛就在眼前,无形的时光之流无可阻止,他们只能看着生命一天天地衰老。“我一定要成功!”风行阵想道,渐渐地蓝衣的欢声笑语从他心中淡去。“欲修天道,先行修身,修身之道,在于修心,心道通,则身道成,身道成,与天地之气息息相通,方可初窥天道之门。”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并不难懂,但身边多了一个绝世佳人,自己又正是血气方刚,最易于冲动,想要静下来修心,却谈何容易。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蓝衣好奇地问道。“我在想啊,有些东西就像流水一样,你还来不及抓住,就已经溜走了,机会不可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现,上天既然给了我一次选择,那么我必须把握住。”风行阵指着流水说道,那一刻他心平浪静,再无杂念。“你是说水中的鱼吗?我可以将它们抓了又放。”蓝衣说着跳入了水中,风行阵阻挡不及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身上的那件纸衣被水冲走。“蓝衣,现在你就成了我最大的心魔。”风行阵无奈地想道。

,,宁夏11选5投注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5:2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江西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